移民局展开打击非法用工行动,奥克兰建筑工地遭突袭

【毛传媒】新西兰建筑行业人手不足,黑市劳工因而有了存在空间。但黑市劳工的存在显然干扰了建筑行业的劳动力市场,造成了不公平竞争。新西兰移民局经过对奥克兰建筑行业 6个月的调查后,近日突袭了一些建筑工地,总共有约200名马来西亚人被驱逐或是被阻止进入新西兰打黑工。

 

为了打击建筑行业的非法用工,新西兰移民局对10家公司展开调查。这个名为光谱行动 (Operation Spectrum )的调查发现了新西兰边界安全存在的薄弱面 – 有15个被递解出境或是逃出新西兰的移民欺诈者居然能够改头换面,用新的身份再度进入新西兰。

这些有移民欺诈前科的人在新西兰注册公司,招收非法工人做泥水工、油漆匠、木匠、瓦工。他们是作为第三层分包商存在的,因而不易被开发商和工地经理所察觉。

不过,并没有什么证据显示非法劳工的生活条件恶劣或是被剥削。他们大部分每小时能拿到20至40新元的现金报酬,当然他们是不交税的。

这些经营地下建筑队的工头因而能够通过较低的价格拿下建筑项目合同,因为合法经营的公司难以同他们在价格上进行竞争。

新西兰移民局负责调查行动的Alistair Murray 先生说,他们在调查中经常能听到这样的话,“每周四都有个开黑色奥迪的男子给我们发工钱。”

Murray 先生说,建筑行业的劳工黑市有庞大的现金流动。

他还说,这是一个不公平的竞争环境,结果是造成一些 Kiwi建筑工人失去工作,合法经营的公司被挤出市场,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同黑市劳工竞争。

据 Newstalk ZB报道,新西兰移民局调查的10家公司都是从马来西亚招募非法劳工,这些劳工是在社交媒体上看到广告应征而来的。

移民局官员近期在突袭奥克兰一些建筑工地的行动中,拘留和递解了54人出境。

在一次清查行动中,移民局官员来到奥克兰Mt Wellington 某建筑工地时,至少有20名非法工人闻风而逃,消失在附近的街区中。

对移民局的调查人员来说,每次到工地进行用工清查行动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们需要有两人把住出口,其他调查人员逐层查看,看是否有非法劳工在现场工作,结果他们在消防出口、在楼梯间、在天花板处都能找到躲藏的非法劳工。

据报有36名非法劳工在被抓获前逃离了新西兰,还有15人有新西兰居住签证,但没有工作签证,他们已经接到移民局的离境通知书。

上述这105人平均在新西兰非法生活了5年,其中一人非法生活了20年。

另外,还有85人被成功阻止在新西兰海关,有的甚至是在他们登上飞往新西兰的飞机之前就被拦截。

移民局打击非法劳工的“光谱行动”总共阻止了190名非法劳工继续在新西兰工作或是进入新西兰。

移民局对在调查行动中发现被递解出境或是逃出新西兰的移民欺诈犯换了身份重返新西兰一事非常关注。

15名重新潜回新西兰的人中有两人已经获得永久居留权,其余的13人被递解出境。

这两人中的其中一人是用他的新身份获得永久居留权,现在他承认犯下移民欺诈罪。

上星期,39岁的 Adam Gan Bin Abdullah 在奥克兰的 Manukau 地区法庭出庭,他差点被送进监狱。

Adam Gan Bin Abdullah 在 Manakau地区法庭

(摄影:Doug Sherring)

 

Abdullah 是建筑工人,他2012年就被递解出境,那时候他名叫Meng Kuang Gan。

他后来同一名穆斯林女子结婚,把自己的名字改成马来西亚名字,第二年重返新西兰。

Abdullah (Meng Kuang Gan)从未申报过先前的姓名和有过被递解出境的记录,他通过欺骗手段获得新西兰永久居留权,直到在移民局的这次“光谱行动”中被抓获。

Meng Kuang Gan的华人律师Michael Kan说,Meng Kuang Gan有可能第二次被递解出境。

法官 John Bergseng 指Meng Kuang Gan是有预谋的实施欺骗计划。他说,申报真实信息是新西兰移民系统的基石,Meng Kuang Gan的行为是对这一基石的直接挑战。

法官判Meng Kuang Gan 软禁在家10个月。

据悉,随着新西兰移民局官员越来越多地利用生物特征数据进行检测,例如指纹、脸部识软件等,可能会有更多有双重身份的人被发现。

(编译自 NewstalkZ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