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人移居瑞士后,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和新西兰相似,瑞士是一个自然风光绝佳的国家。那生活在这样一个仙境般的国家,究竟是怎样的体验呢?新西兰人移民瑞士,是否可以继续将kiwi的自由之风发扬到底呢?

Paula Marshall是一名新西兰人,去年9月份和伴侣移民瑞士。她很欣喜地发现,瑞士这个国家的确风景如画,景色迷人。他们居住在洛桑,位于日内瓦湖的北岸。Paula称这里的景色常常让她想起新西兰皇后镇。Paula的家乡是新西兰北岛的北帕(Palmerston North)。

 

 

Paula和伴侣刚刚搬到瑞士的时候,对这个国家充满期待。发达的公共交通和欧洲中部便捷的地理位置,都让他们觉得很棒。但短短六个月下来,他们已经开始想念新西兰了。

 

一方面是名目繁多的条条框框,另一方面是语言的隔阂,让他们感觉很难适应这里的生活。

 

然而,Paula惊讶地发现,当地人却很适应这些规则。例如,大部分住宅区的公共洗衣机都有严格的时间表,周日和夜间禁止各种噪音。在有的州,甚至规定夜晚10点以后男士不能站着小便。

 

 

另外,语言对Paula也是一个很大问题。他们居住的区是法语区,他们正拼命地学习法语。因为当地人经常拒绝用英语交流,这让他们感觉很绝望,不敢和任何人说话。

其实,在移民到瑞士的新西兰人当中,Paula的情况绝不是少数。

 

在这些移居瑞士的新西兰移民当中,无非分成了两个阵营。

 

一部分人认为瑞士的社会体系和自然风光一样完美,社会中的大小规则也是保持体制正常运转的合理存在。

 

而另外一些人则认为,这里所谓的完美体制是以牺牲人们的自由和乐趣为代价的。

 

Richard De Witt来自奥克兰,在新西兰认识了现在的瑞士妻子,随妻回到瑞士伯尔尼居住。他说,妻子帮助他更好地融入当地生活,但那些孤身移民到瑞士的新西兰人真的很难完全融入当地社会,甚至说永远不可能真正融入。

 

我已经来这里五年了,可是仍然觉得自己是圈外人。许多其他的移民朋友告诉我这种感觉很正常。”他也提到,瑞士和新西兰这两个国家的文化习惯真的有很多不同点。另外,语言不通也加大了融入的难度。

 

Franziska Schmdilin生于瑞士,80年代来到新西兰居住20年,婚后怀二胎时,和丈夫决定搬回瑞士居住。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她和丈夫都无法适应自己祖国的社会生活,不得不举家又搬回新西兰。

 

Franziska认为,与在新西兰相比,生活在瑞士的人们承担了太多的压力。“他们工作太拼命了!”加之丈夫没有在瑞士找到自己领域的工作,最后他们就又回到了新西兰。

 

她第一次来新西兰时,就深深爱上了这里。“自由让新西兰成为地球上最美的国家。”她很享受新西兰社会的自由情怀。她认为,这种自由情怀对于孩子的成长也是有益处的。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有更多自主思考的能力。

 

 

“在新西兰,一个人可以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而且每个人都会给你加油。”但是在瑞士却截然相反。你不能做你想做的事。你有太多的责任:房贷、孩子、社会责任等等。

Amelia Hallagan是一个26岁的新西兰女孩,她对瑞士爱得无法自拔,一直梦想可以嫁给一个当地人。“瑞士将是我此生最爱的国家”她说。

 

而Niki Neck则是通过在线约会嫁到瑞士来的。她目前居住在与德国交界20分钟的一个农场里,对自己的生活很是满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