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千上万中国和印度家庭用钱购买新西兰梦,成功率17%

最新动态 移民新西兰

如果你是被剥削的移民,或者见证到剥削行为,你可以致电MBIE  电话:0800 20 90 20

移民部长意识到举报存在的风险,称已在考虑放宽工签条件,让那些敢于站出来的人,不因为举报而丧失一切,有资格在新西兰转工作继续呆下去。新西兰Stuff昨天报道:

 

周三,新西兰33个组织、13家企业和7个行业的代表参加了关于消除新西兰“现代奴役”的研讨会。

 

纽航前CEO、反人口走私“巴厘进程”新西兰代表Rob Fyfe参加会议并发表讲话。

 

新西兰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在会议上说,新西兰已判决第一起人口走私案,但还有更多“现代奴役”的案例未被发觉。

“我们所能知道的,仅仅是一个很小的数字。我认为我们应对移民剥削感到担忧、如不采取行动、如不被看到采取行动,新西兰声誉将受到威胁。”

 

 

 

每年,成千上万中国和印度的家庭用钱来购买新西兰梦。

 

当地的中介会许诺在新西兰的教育、工作、更好生活的机会,甚至新西兰PR。

 

这些家庭并不富有,许多是社会中低层,但他们有梦想,愿意去试一条新路。所以他们交了2-5万纽币不等,有些是负债前来新西兰。

 

而现实是,

他们中间只有17%能够获得新西兰PR

 

当他们来到新西兰,其中的一些人意识到他们被卖给了野鸡学院,学成也只得到“毫无意义的资质”。工作,薪水不到最低工资,没有休息没有holiday pay,下班后住在地方有的也很差,吃的、住的不符基本标准。

 

在某些极端情况下,甚至被扣护照,受人身威胁。

 

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昨天的讲话中说,“在他们的家乡,他们整天在日头下在田里劳作,来到新西兰之后,一样在日头下摘果子,但晚上却睡在水泥地上。”

 

 

 

买来的白日梦

 

移民工作者协会说,那些迫切期待改变的人们在买一个“白日梦”。

 

Migrant Lives Matter声援组织说,“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新西兰将声名狼藉。”

 

 

本届政府已对外许诺,将打击移民剥削列为首要工作

 

为此,移民局将和商业革新和就业部(MBIE)密切合作,并将在2020年之前获得更多的资源。

 

比如,劳动审查官的数量将翻倍。 

 

以往经验显示,当政府(包括前政府)加大力度打击移民剥削,周周都会有头条新闻。

 

从签证数量上已经看出一些端倪。

 

新西兰学签到达人数数量已从2016年高点开始回落:

移民局2017年接受的来自印度的学生签证申请9429,比2016年的16,380 和2015年的25,977大幅度下降。

 

新西兰移民局2017年接受来自中国的学生签证7869,比2016年的8843和2015年的8889也小幅度下降。

 

也不能忽略一个事实:移民局清理不良中介、清理低端教育产业、清理买卖工签的公司时,倒霉的是那些上钩的人,他们却容易被忘记。

 

近期,当这些学校或者商家倒闭时,卷入其中的移民损失了钱财,也丢了学历资质和工作的梦想。

 

买卖并不存在的职位

另一方面,一些移民支付高达5万纽币来到新西兰,然后就被定死在一个按签证要求设计的工作上。

“但我们越来越多发现,所谓的工作岗位,并不存在。”

移民工作者协会发言人说Anu Kaloti,被遗忘的总还是移民。

劳动审查部门全国经理Stu Lumsden说,太多情况检查中发现他们工作超时、薪水不合法、假日薪酬没有,存在工签买卖私下交易。

最近一个被曝光的案例是位于北岸Birkenhead的3 Kings Food一名员工每周工作6天每天至少10个小时。奥克兰地区法院法官称之为“现代奴役的一种形式”。

另一个引起广泛关注的案例是Masala印度连锁餐厅。2012-2014年间,其中就业的移民者拿到工资后,又不得不把其中一部分工资返还给雇主,更不要说holiday pay等其他权益了。

2016年,新西兰首个人口走私罪的犯罪者被判刑。

Faroz Ali从斐济通过当地报纸广告招徕希望来新西兰的人,然后把他们送到新西兰打黑工。

“这个问题其实影响到了所有人,影响到了就业环境,影响了社会的人道,还有企业的经营环境。影响到新西兰历来享有的公平工作、生活和经商的口碑。”

 

 

对来的人要有诚实的态度

 

移民部长说,这不意味着新西兰梦已经死了——而是过去5年浮出水面的那些案例让新西兰人惊醒了。

 

“来到新西兰过上满意生活、为家庭创造未来的梦想,对大多数潜在的移民来说,绝对是可以得到的。

 

我们必须对人们的未来抱诚实的态度。如果有人去买了一个本来不存在的梦想,会让我们的声誉受到损害。

 

今年5月的预算中,移民局和MBIE共同期待劳动审查的预算会增加

 

因为剥削的现象远远没有被消除。去年,一群印度学生在被发现存在文件集体造假后,被判遣返,这一事件的影响波及教育界和政界。

 

为劳动审查创在更好条件

在目前人力仍然显得不足的情况下,配合劳动审查官显得是十分重要,“需要参与其中的人通力合作”。

 

劳动审查部门全国经理Stu Lumsden说,清除移民剥削现象是每个人的责任。

 

审查官会突然访问有不良历史的雇主和企业,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现在,大部分立案来源于社区、支持团体或者移民提供的信息。暴露出问题的广泛性,比大多数人意识到的都严重。

 

但因资源不足,很多案例未得到充分调查。

 

2017年之前的6年里,移民局1.1万需调查的移民剥削案例中,约一半未得到调查。

 

在调查中5700个案中,仅150个被起诉。大约有500个案例在经过4年以后,仍然没有结案。(见下图)

 

 

移民工权益呼吁者Joe Coralan说,奥克兰的Dominion Rd 和Sandringham地区是剥削重灾区。

 

为何雇员难开口举报其雇主或者教育提供方?因为这样会冒险失去他们在新西兰的全部——工作,学校,最后被遣返。

 

现在,Migrant Workers Association正在呼吁政府改变对带学生和移民工人的体制,特别是对举报者,减少举报的居留风险。

 

 

承诺创造利于举报的环境

 

这一点,移民部长也原则同意。

 

“我们需要创造一种环境,让移民在站出来讲话时,感到安全和自信。”Lees-Galloway说。

 

    移民部长Lees-Galloway
“我们需要创造一种环境,让移民在站出来讲话时,感到安全和自信。”
 

 

移民部长表示,他目前正在考虑一个建议,探讨工作签证不绑定单个雇主的可能性,或者是允许移民在遭到剥削的情况下,更换雇主

 

移民部长Lees-Galloway说,至于那些“卖新西兰梦”的中介,政府也在盯着。

 

现在规定,工作签证的中介和顾问必须有合法执照,而学生签证中介市场则没有那么规范

 

所以管理部门也在和教育提供商沟通,告知他们他们的责任。“现在看来自我规范有所提高。如果今后还不能达到要求的话,政府一样会规范留学市场中介。”

 

 

移民局认真起来了,

你会怎么想?

如果你是被剥削的移民,或者见证到剥削行为,你可以致电MBIE  电话:0800 20 90 20

转自:新西兰微财经
要留学,找百伦!要移民,找百伦!新西兰移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