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经济学家Dominick的特别话题:国际留学产业和移民政策

移民新西兰

近距离观察国际留学产业

新西兰国际留学产业目前发展健康,将继续受益于,预期增长中的全球高校教育需求。然而,由于海外市场竞争,以及新西兰移民限制的加强,该产业在来年中将面临挫折。

为来自海外的其他国家的学生提供教育,是一个全球性的大产业。目前全球有超过500万学生在本国之外的其他国家求学,与2000年相比,人数翻了一番。到2025年,预计将有750万海外留学生。

英语系国家,主要是英国和美国,以及相比英美市场小一些的澳洲和加拿大,主导着国际教育产业。虽然仅仅吸引了全球2%的国际留学生,新西兰依然需要迎头与这些国家竞争。

然而,这些英语系国家的主导地位,正在受到威胁。随着海外求学学生人数的上升,其他国家也正在加速布局可提供的教育服务。这些国家,包括那些可以提供高质量英语教学的非英语系国家。(花费通常要比上述国家要低)这些国家里,也包括中国和日本,这些原来是历史上大部分国际学生的来源国,但是他们目前也正在成为国际教育的大规模提供者。

而新西兰教育,则以目的地安全环境,世界级教育资源和相对学费较低的国家品牌为影响力。同时正在积极推广其高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伴随未来5年较低的利率水平,未来,新西兰的教育资源供应方将很有可能受益于此。这一点,从国际留学生的角度出发,将降低新西兰的居住生活成本。

新西兰的教育提供方,也将继续为他们能够为国际学生提供的全部学习体验做推广。“教牧关怀”将继续成为关键的细分特色。提供的教育方案将更符合个性化学生的需求,商业性将进一步被淡化。通过合资、联盟、认证的方式,教育提供方将充分利用新西兰海内外其他教育提供方和雇主的专业性。这可能创造出机遇,为海外学生提供离案教育,这是国际教育产业最大的增长领域之一。

移民政策

新西兰教育提供方,面临的另一大挑战,与政府的移民政策有关。工党竞选标榜,降低低水平课程留学生人数,并限制其,于在读和毕业后的工作权利。以此作为对过往错误政策的修正,针对那些利用学生签证而获取新西兰永久居住机会的人群。然而,当工作权利被限制后,这种做法也可能降低了新西兰作为留学教育目的地的吸引力。

目前政府正在考虑如何权衡,特别是如何处理工作权利,看起来距离具体措施,还有一段路要走。问题的关键在于,政策对于教育提供方的成本和代价。至9月大选前,如果以国际留学生每年$10亿纽币学费为总计,工党预计每年学费收入将减少$2.5亿纽币,是笔不小的损失。

政策对与收入方面的影响预计将是广泛的,受影响最严重的将是那些提供短期培训的教育提供方。服务超过半数留学生的私立培训机构,将对其财务收入更加敏感,有些将可能会倒闭。尽管考虑到能够提供的课程门类,财务上的影响较小,但技术和理工院校也还是可能会受到影响。同时,大学实际上,可能会看到的,是国际留学生人数的上升,特别当进入新西兰是为了寻求高质量教育课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