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移民剥削,关闭差评学校!新西兰移民局动真格了

最新动态

打击移民剥削当然是保护劳工权益的好事,但政府的目的绝不仅止于此!

Iain Lees Galloway Lesley

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 记者Lesley拍摄

也许你已经注意到了,最近一段时间移民局就好像变成了劳工部!大量工作重心被放到调查剥削移民这个问题上!

本报记者近日采访了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原本希望他能就四月份的移民政策新调整透露一些口风,孰料部长花了大量篇幅向我们传达了移民局将继续打击移民剥削的决心!而就在本周三,Iain Lees-Galloway出席了一个关于消除新西兰“现代奴役”的研讨会,讲话中发动全社会关注移民剥削,积极举报剥削移民的行为,誓言要消灭新西兰的“人口走私贩子”!

Iain Lees-Galloway承诺将继续划拨资源,将劳动监察员的人数翻倍,加强移民剥削问题的检查。好在作为移民部长的他还身兼工作场合关系和安全部长,可谓近水楼台先得月!

移民剥削问题有多严重?

新西兰的移民剥削问题有多严重?至少,绝对比部长和商界大佬在研讨会上侃侃而谈的严重得多!而被媒体曝光的,恐怕连冰山一角都谈不上!

奥克兰3 Kings菲律宾餐厅的老板Gie Balajadia是最近因移民剥削获罪的雇主。她因为剥削员工被判坐牢26个月并罚款7200纽币,法官认为受害人的生活和现代形式的奴隶制相去不远。据报道,其中一位受害人一周工作60小时,只拿到40小时薪酬,并且最后三个半月没有领到任何报酬。此外他还必须每周交150纽币,作为住在老板车库的房租,只在周一餐馆不营业的时候才可以有短暂自由时间。但是,他还需要给老板家做清洁。

Gie Balajadia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早在2015年底,印度连锁餐厅Masala的两个经理就因剥削员工被判罪。据悉其中一名女服务生每天工作11个小时,一周6天,周薪仅有201.51纽币,合3纽币一小时,另一受害者工作每小时工资仅为2纽币。法官表示,在Masala工作让受害者如同生活在地狱中。

NewsPixNZ NZH 1084815 HighResMasala

Masala剥削案被告出庭 Dean Purcell/NZ Herald

然而这仅仅是被媒体曝光的少数和极端案例。作为新移民社区的一员,我们对于这里的一些中、小企业,尤其是饭店、超市、宾馆等行业非法或违规雇佣员工的情况实在太了解了!没有合同、不打税、不给最低工资还都算好的,实习期不发工资、以各种理由克扣、不发Holiday Pay、不批产假/病假都是常有的事!随意要求加班不给加班费也是普遍现象,全忘了这里是劳工法例健全的新西兰。而高价出售假的Job Offer,甚至用办身份来威胁员工也不少见!这些都是很多人心知肚明,看穿不点破的“皇帝新衣”!

在一段雇佣关系中,新移民作为雇员往往是非常脆弱的群体,初来乍到为了收入只能忍气吞声。而比他们更脆弱的是那些工签持有者,还有拿着学生签证打工的。他们往往需要雇主担保才能延续签证,或者需要雇主支持才能申请移民,学生们则希望毕业后能获得正式工作机会。话语权的巨大落差让他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被打左脸也只能把右脸凑上去!让他们站起来和雇主对抗,基本上就如同那句“为何不食肉糜”一样可笑!

政府积极介入是打击移民剥削的重要手段,这也是Iain Lees-Galloway和移民部想要传递的信息。本届新政府组成之时,工党和优先党的组阁协议中就明确加上了“采取措施打击移民剥削,尤其是针对国际学生的剥削行为”的条款。如此一来,就不难理解Iain Lees-Galloway为何不遗余力把打击移民剥削当做工作重点来抓了!

打击只是手段
削减移民才是目的!

然而事物往往有多面性。打击移民剥削当然是保护劳工权益的好事,但政府的目的绝不仅止于此!而劳动监察员的介入可能导致大量企业无法雇佣海外雇员,这样的结果也未必是那些工签持有者愿意看到的!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可能获得的工作机会减少!也意味着新西兰的工签发放数量随之下降!

这,才是Iain Lees-Galloway作为移民部长的主要工作啊!

在去年的选战中,国家党执政9年来的移民政策饱受抨击。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认为国家党治下发放了太多低技能工作签证,和低水平课程的学生签证!导致新西兰的年度净移民人数虽然屡创新高,引进的却不是需要的人才。不少人认为,这些人抢占了本地人的工作机会,炒高了房价扰乱了市场,却没有对新西兰作出应有贡献。因此,工党提出要将年度净移民人数削减2万—3万人,目标主要就是针对这两个人群,而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技术移民或投资移民!在工党和优先党的组阁协议中,还有这样一段话:

“确保工签发放给新西兰急需的技能短缺人才,削减低水平国际教育课程!”

那么,打击移民剥削如何起到削减低技能工签发放的效果呢?

通常剥削雇员的雇主,可能也会雇佣大量的海外劳工。相对来说,本地公民或居民的自我保护意识强,也没有办理签证和申请移民的要求,不容易被雇主控制和支配!而通过大量剥削海外劳工的剩余价值,这些雇主才得以在市场上生存,一旦被打击往往无力为继。随着这些雇主的消失,自然会减少海外劳工的数量,从而起到削减工作签证的效果!

另一个重要原因则和去年4月1日实施的一项新政有关。新政引入了暂缓期(stand-down period)的概念:如果雇主违反雇佣法规并受到处罚,暂缓期内将被禁止招募海外劳工。根据违反程度的轻重,暂缓期从6个月到2年不等。而根据2018年3月的最新资料,目前被列入暂缓期的企业有80多家,其中不乏一些耳熟能详的名字!而无法招募海外劳工,雇主自然要转向本地市场,这也会直接导致“低技能工签”的发放减少。

和打击移民剥削相呼应的,是最近一段时间NZQA(新西兰学历认证署)对所谓“低技能课程”的严厉打击。在工党的竞选纲领中,原本就有一条“取消低技能课程学生毕业后的Open工签”。Iain Lees-Galloway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虽然没有确切时间表,但Iain Lees-Galloway上任之初就强调过这一事项,政策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出台。

protest2

先行一步的,是移民局和教育部联手,毫不留情的关闭不符合资质的学校,减少发放“低技能课程”学生签证。最近一段这样的消息层出不穷,本报近日也报道了新西兰国家学院(New Zealand National College)关门,中国留学生毕业无望上街请愿的新闻,最终中国驻奥克兰总领馆介入协调,希望帮助中国留学生找到学校继续就读。而统计数据也显示,持学生签证来新西兰的人数2016年到顶峰,达27518人,2017年下降至23983人,目前仍在持续下降中!

通过打击移民剥削和关闭差评学校,移民局正在逐渐接近年度移民削减2万—3万人的目标。至于削减这些所谓“低技能移民”是好是坏,脑袋由屁股指挥,站在不同立场一定不同解读!

但有统计数据显示,成千上万用钱购买新西兰梦的中国和印度家庭,最终只有17%成功拿到新西兰PR。也许我们把基数降一点,成功率就变高了呢!

来源 – 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