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华裔学霸亲述:我很感谢父母的中国式唠叨

【天维网记者3月17日报道 记者Sophia SONG】“虽然我出生在新西兰、接受西式教育,但我能够取得如此好的成绩离不开父母的传统中国式 ‘唠叨’。”华裔学生Henry Chen告诉天维网记者。

在刚刚过去的Eden Park荣誉颁奖仪式上,Henry 被评为2017年剑桥国际考试中新西兰最杰出的学生。颁奖典礼的第二天,Henry就搭上了前往悉尼大学的飞机,他通过邮件与天维网记者分享了自己作为华人移民二代的学习体会。

为了我上学,全家搬到了奥克兰顶级校网

1995年,Henry Chen(陈述韬)的父母从中国厦门移民到新西兰。Henry和双胞胎哥哥Kevin出生在奥克兰。在Henry 3岁的时候,一家人便搬到了Taranaki的Stratford小镇。在那里,父母经营着一家便利店,Henry就在这个小镇长大。

“我时不时地会在店里帮忙,我喜欢整理货架,但不喜欢收银,因为收钱就要跟人说话。”

在Taranaki,Henry就读于教会学院St Joseph小学。由于St Joseph小学涵盖了8年级的课程,所以Henry在Stratford High School 只读了9年级课程。后来,父母为了Henry兄弟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于是便举家搬回了奥克兰。

“我父母希望搬到奥克兰顶级校区,这样能够为我提供更好的学习环境。其实,他们在我小时候就想这样做了,但我没有同意。不过上高中后,我自己也意识到必须到一所更有声望的高中读书,否则,我现在也不会在悉尼学习我喜欢的课程。” Henry告诉记者。

Henry表示,这次搬家对他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完全改变了他对学术界的看法。

在重回奥克兰的3年里,Henry就读于Auckland Grammar School (奥克兰文法学校)。“在我去奥克兰文法学校之前,我在学习方面是一个非常懒惰的人,我没有大量投入时间去学习。奥克兰文法学校竞争非常激烈,每个人都想考高分。每个人都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但每个人都希望做到最好。因为学校分班,大家都想进A班念书。”

Henry告诉记者,由于自己天生就有很强的竞争心,因此学习的内在驱动性很大。但当进入奥克兰文法学校开始学习后,学校的学习氛围又把这种竞争感推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这听起来很酷,我想进入最好的班级,所以我必须更加努力学习,让学习变得更有效率。由于竞争非常多,学校其实也会强调让学生在某个考试中击败他人。” Henry说。

在这里,Henry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他告诉天维网记者,在这几年里,他获得很多奖项,包括Dux of Auckland Grammar School 2017 (2017年奥克兰文法学校最优学生);奥克兰文法学校顶级学生,平均成绩97分;4项NZQA奖学金,并且还在物理和化学考试中取得了世界瞩目的成绩。

 

 

现在,Henry已经开启了他在悉尼大学的学习生活。他正在攻读医学双学位,“我想当一名外科医生,或者神经外科医生。”

虽然我不会讲中文,但父母的中式传统教育却对我帮助很大

Henry告诉记者,其实很小的时候,自己与父母都是用普通话交流。

“小时候在家里,我基本上都用普通话与父母交谈。但由于我出生在新西兰,慢慢地我就更习惯讲英语。” Henry说,最开始父母很希望自己说中文,但后来还是更习惯说英语,“因为我所在的学校没有中国同学,我也没有任何说中文的朋友。”

Henry表示,父母都来自很严格的中国式家庭,因此他们也总是希望我努力学习。“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更多的是父母强迫我学习,后来我从学习中找到了成功的满足感后,我就非常愿意主动学习。”

不过,Henry的父母并没有给孩子制定严苛的学习体系,“但他们的教育方法绝对是传统的中国式教育,要求我努力学习,做到最好。”

“如果没有他们的不断唠叨,我不会意识到,努力学习和坚持不懈会给你带来怎样的回报。父母帮助我养成了良好的学习态度。” Henry告诉记者。

与很多孩子一样,小Henry也贪玩,尤其喜欢宅在家里打游戏。直到现在,空闲时Henry要么打篮球,要么就打游戏,反恐精英:全球攻势、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等都是他爱玩的游戏。

但通过自己的学习体会,Henry也想给其他孩子一些建议,少花点时间泡在脸书和游戏上,多花点时间学习。“在学习时,一定不要死记硬背,这并不是最有效率的方式。相反,你应该学会理解知识并加以应用。另外,需要花大量时间来练习你学到的技能和知识,并进行举一反三。”

在新西兰,除了剑桥课程,你还能学这些

虽然取得了如此瞩目的成绩,但Henry很坦诚地告诉记者,总体来说他认为所有考试都难,剑桥考试也不例外。

“剑桥考试是对知识、理解和思考方式的全面考核。剑桥考试在提问方式上与其他考试有所不同,许多问题被分解成了更小的部分,这就需要考生进行更加谨慎的理解。另外,有些问题必须跳出传统思维框架、花很长时间才能弄清楚。” Henry说。

那么剑桥到底考什么?在新西兰,我还能学别的吗?

在新西兰,基本上各大高中使用的教学体系都跳不出这三种:NCEA、IB和剑桥(CIE)。

先来说说大家最熟悉的NCEA。NCEA全称National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al Achievement,是新西兰本地的高中教育系统,高中一二三年级分别对应NCEA LEVEL 1至3。据悉,新西兰几百所中学,绝大部分都采用该课程和考试制度。多数提供IB和CIE课程的学校,同时也提供NCEA课程。可以说这是新西兰最普遍的课程体系。

再来看剑桥考试CIE,全称为 Cambridge International Examination。这个是国际公认,由英国传入的考试系统,一般来说高一 二三分别上 IGCSE, AS,A2课程。虽然AS有单独的证书,但AS和A2分数加在一起才是最终的A level成绩。

A level打分从A到E,具体可见下面这个表格。

CIE证书被世界多国的学校所承认,在美国和加拿大等国家,在部分剑桥国际 A Level 科目中若取得优秀成绩,即可转换为高达一年的大学课程学分。据官方介绍,耶鲁大学录取新生时认可剑桥国际 A Level 成绩,A 或 B 级成绩可获得学分。牛津大学欢迎持有剑桥国际 A Level 资格证书的学生。作为大学院校入学筛选的标准,剑桥国际 A Level 资格证书多年以来一直为牛津大学所认可。

目前在新西兰,一共有46所学校提供CIE课程和考试。有20所学校都在奥克兰,大部分是私立学校和教会学校。公立学校只有Auckland Grammar School ,Avondale College,Macleans College,Westlake Boys’ High School。

最后就是受很多华人家长追捧的IB课程。IB是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国际毕业文凭课程的简称,是由瑞士日内瓦IB总部为全世界优秀中学生统一设计的两年制大学先修课程。

IB有自己的一套课程体系,世界各地的学生都修读相同的教材,学生毕业时也参加全球统一考试。试卷的命题及批阅均由IB总部直接统筹规划,全世界的IB学生学术水平因此得以统一。美国、澳洲和英国等学校都认可IB 文凭。

IB课程分为标准难度课程(SL / Standard Level)和更具挑战性的高难度课程(HL / Higher Level)。IB要求学生至少选六门课+Theory of Knowledge,这六门课中至少有三门是HL。除了对学生的课业要求外,选择IB Diploma的学生还要在两年内完成150个小时的社会实践活动(CAS Hours)。

因此,IB课程不仅强调“学习好”,还注重学生的全面发展。

IB有自己的评分系统,45为最高分。拿到36至38分左右即有资格申请剑桥(一般需要40-41),申请常春藤大学的学生一般分数在40分或以上,牛津要求42+的成绩。

目前奥克兰一共有9所高中提供IB课程,公立学校只有Rangitoto College和Takapuna Grammar Schoo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