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移民在新西兰创业容易么?请看张先生夫妇的故事

创业移民 实例分享 移民政策

在全球最容易做生意国家排行榜上,新西兰经常名列前茅,2016年还位居首位。不过,对于在新西兰做创业移民项目的张先生夫妇来说,在新西兰创业还真不容易。

先科普一下创业移民概念。

创业移民

创业移民是个通俗说法,要完成创业移民需要两个步骤。首先,要申请“企业家工作签证 ( Entrepreneur Work Visa)”,并完成一个为期三年的创业计划;如一切顺利,可在创业两年后申请新西兰永久居留权(PR)。当然,申请人得有相关经商经验、有资金投入,并能完成商业计划书设定的目标。申请人如因故无法完成三年创业目标,可在为期三年的“企业家工作签证 ( Entrepreneur Work Visa)”截止前,再提交一个新的三年创业计划,申请新一轮企业家工签。

本文主人公张先生和Bella夫妇正是辛苦创业三年后因没完成预订目标而不得不再申请新一轮创业工签。目前,他们正在焦虑地等待移民局的批复。回顾过去这三年,他们有太多的酸甜苦辣。

到新西兰种植银杏树

张先生夫妇的创业移民项目是银杏树种植。

众所周知,银杏树是药用价值很高、附加值很高的树木。新西兰2005年开始商业化银杏种植,曾经有段时间,霍克湾一代的银杏树经营得有声有色,银杏树达到 65万棵。新西兰大报NZ Herald 曾在 2010年发文说,霍克湾出产的银杏树叶质量属世界一流;经营银杏树种植的公司2010年还入围霍克湾商会年度商业“创新奖”。可惜好景不长,随着时间的推移,新西兰银杏叶的主要市场 – 欧洲市场销售出现问题。于是,新西兰的目光转向中国市场。然而,由于新西兰银杏叶设有垄断收购保护价,很难打入中国。

本文主人公张先生当时在中国江苏经营着一家规模很大的银杏叶提取工厂,他对霍克湾一带的银杏树种植并不陌生,他曾作为专家到Napier参观过当地的银杏树种植。得知当地农民银杏树叶卖不出去,经济们损失惨重,张先生夫妇也跟着揪心。有人建议张先生在新西兰做银杏叶提取加工厂,这让他动了心。张先生有20多年银杏叶提取工艺研发和生产经验,公司出产的银杏叶提取物可直接用于静脉注射,其开发提取技术获得江苏省科研成果认证,还有专利等待中国专利局审批。张先生说,他知道中国产的中药材因重金属含量和农药残留无法打入欧洲市场,而新西兰环境好,可提取的银杏叶有效成分含量是中国的3-4倍。因此,在新西兰种植银杏树并进行银杏叶加工,做成高端产品出口,是大有可为的。张先生对新西兰原有的银杏树种植进行了深入研究,发现当地农民在种植密度上遵循传统的果树种植经验,但银杏树不同于果树,种植密度可以增加很多,单位面积银杏叶产量大,成本就会下降,银杏叶产品进口中国才有可能。张先生说,他愿意到新西兰创业的一个原因是新西兰对知识产权保护得好;他坦承在中国研发出新技术后,很容易被效仿;而在新西兰,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不过,最终促使张先生夫妇下决心来新西兰是他们旅游中遇到的一件事情。

张先生太太Bella说,他们在新西兰旅游时参观过一个玫瑰园。导游告诉他们这个玫瑰园是一对从荷兰来的老夫妻建的,他们没有儿女,临终前决定将这个漂亮玫瑰园捐赠给国家。Bella说:“我和我先生也没有儿女,我们的心血都用在了银杏事业上,如果我们日后能给新西兰留下一个银杏园供游人参观游览,银杏园里还有刻着我们名字的长椅给游客休息,这该是多有意义的事情!”Bella说,正是由于这个情怀,她和先生最后下决心来到新西兰。

2013年,张先生夫妇通过一间洋人移民公司提出创业移民申请,并按照移民局要求,做了一个为期三年的创业计划书。 2014年10月,移民局批复了申请。2015年年3月春节过后,张先生夫妇来到新西兰,开启他们人生的新篇章。

从进口种子开始

Bella说,他们从申请创业到移民局批复花了两年时间,到Napier落脚后才发现,当年30多户种植银杏树的农民因为银杏叶几年都卖不出去,早把树给砍了。Bella说:“我们既然来了,就想把这个项目做下去,也想在种植技术上进行新的尝试。”  张先生夫妇决定自己种银杏树。

种银杏树,首先面临的是种子进口。银杏树在中国属濒危植物,出口受限。张先生请求中国国家林业局给予特殊许可,经过一番申请周折,银杏种子得以放行新西兰。

过了中国出口关,还有新西兰进口关。众所周知,新西兰海关对外国入境的植物种子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Bella说,他们在中国动用了很多人工,把银杏种子做了严格的清洁处理才达到入境标准。

播种前对种子进行再处理

种子进来后,张先生夫妇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 –季节反向问题。新西兰在南半球,春季是九、十月份,那时正值中国的秋天。也就是说,中国运来的种子在新西兰要经历反季节生长。

张先生先租了一块3公顷的地进行实验性种植。在一块新的土地上种中国银杏树,一切都需要重新摸索。中国夏天雨水多,新西兰冬天雨水多,而混杂在银杏树苗间的杂草种类同中国也不同。Bella说:“我们遇到的问题同在中国完全不一样。”

张先生在播种

为了使银杏树种子适应新西兰的季节和气候,张先生做了很多研究和努力。让他们欣喜的是,银杏树在新西兰可以反季节生长;而且经检测,叶子的黄酮含量也是中国银杏树叶的好几倍呢。

张先生在开拖拉机,右边农民在准备肥料

2016年三、四月份,新西兰的秋天到了,高密度银杏树种植试验取得了成功。张先生夫妇于是决定扩大种植,他们又租了两块地,为了集中管理,们把第一年种植在其他地方的20万株银杏树苗一棵棵移栽到新租的地上。Bella说,光是这个树苗移栽工作,就动用了20多个人工。

此时,张先生夫妇信心满满,他们的策略是,先在高密度种植上取得成功,降低成本,形成价格竞争力;然后加大种植规模,增加银杏叶产量,为最终建立银杏叶提取工厂打下基础。

张先生说,新西兰人工很贵,要搞高密度种植必须依赖机器播种和采收。

在银杏树苗种植过程中,张先生认识了梅西大学一位农业教授,通过教授认识了一位有40多年经验的育苗专家,他们二人都给了张先生夫妇很多帮助。育苗专家还介绍了一位有GPS卫星定位播种系统设备的专业人士, 这让张先生夫妇很兴奋。

右起:梅西大学农业教授、育苗专家和Bella

Bella说:“这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技术,播种机不用人驾驶,自己在地里走,边走边播种。在电脑上,就能看到种子入土有多深、相隔距离有多宽。”

机械化播种

张先生还配置了银杏树叶收割机,从播种、灌溉到收割,全部机械化。 在种植过程中,张先生还同中国的科研机构合作,对银杏叶树进行品质改良,例如让树木矮化,尽可能多产叶子。

银杏树幼苗

与此同时,张先生夫妇还得考虑银杏叶对中国的出口。

这是一个棘手问题,因为这不是简单的农产品进出口,而是有药用价值的中药出口。

张先生说,他们经中国医学会牵头,终于找到一家有进口许可证的大公司,这家公司愿意帮他们把新西兰银杏叶进口到中国。

就这样,几经摸索,张先生夫妇艰难地建立起来一个银杏叶种植和出口的“循环过程”。

收获无望 三年创业计划告吹

2016年10月,新西兰的春天,张先生夫妇完成了 在14公顷土地上的机械化银杏树播种,12吨种子寄托了他们对美好未来的希望。

Bella开拖拉机翻地松土

 2017年,是张先生夫妇创业移民项目的第三个年头。这年秋天(新西兰三、四月份)的收成情况,将决定他们是否能如约完成为期三年的商业计划、能否正式移民新西兰。

不幸的是,2017年年初当地遭遇了一场热带风暴,这对出土才几个月的银杏树幼苗造成了严重破坏。加上这之前雇请的专业人士对除草剂 喷洒处理不当,导致很多幼苗叶子受损。2017年的秋天,张先生夫妇期待已久的收获化为泡影。

2017年的10月28日,是张先生夫妇3年企业家工签的截止日。眼见无法完成原创业计划书中的目标,他们考虑再申请一次三年创业。

先前为他们提供服务的移民公司要他们在新的商业计划书中把利润设高,说不这么做移民局通不过。

这让张先生感到为难。他说:“地里种了多少银杏树是有数的,能有多少收成和利润也是有数的,总不能差别太大啊! ”

移民公司又建议他们做其他有较好利润保障的生意,因为做农业投资显然周期长,收入不稳定,张先生夫妇陷入各种纠结当中。

Bella说,他们也考虑过改做其他生意,但思前想后,还是不想放弃银杏树种植。他们决定再做三年,再试一把。

张先生夫妇多次和会计、移民公司沟通说明情况,又做了新的三年创业报告。不料由于移民公司操作不利,新西兰移民官收到这份报告时,已经过了截止期,申请报告被退回。

这对张先生夫妇来说无疑是个沉重打击。如果不能继续经营,这意味着过去三年来的心血和几十万投入化为乌有, 这些开支包括租地、买地、各种人工费用、设备费用和十几吨的种子费用。

等待第二次创业审批

张先生夫妇没想到辛苦三年不但没申请下定居权,还弄到签证过期,一下没有了新西兰停留的合法身份。给他们提供服务的移民公司倒是愿意为他们申请过渡签证,但按Bella的说法,那家公司大概认为他们走投无路,漫天要价。

这时候,有朋友向他们推荐了百伦移民公司,他们于是从Napier到奥克兰找到了百伦移民留学公司。

Bella说,百伦公司的移民顾问在详细了解了他们的案情后,做了许多工作,先是帮他们申请到临时的旅行性质签证,使他们能暂时呆下来,然后又成功帮他们申请到短期工作签证。现在,他们在等候百伦为他们申请新一轮的三年企业家工签。

Bella说,事实上,从去年10月到现在, 先是因为签证和身份问题,他们几乎什么都不能做;现在是冬季,也无法做什么。去年九、十月的春季(新西兰时间)播种错过了,2018年的秋季自然是什么收成也没有,这一耽误就是一年。

Bella说,他们要到今年7月底前才知道是否能获得第二轮企业家工签,现在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

Bella:别忽略真正创新的人

回顾过去三年来在新西兰的创业经历,Bella说:“我和先生都是事业型的人,我们带着资金、技术和市场来的这里,还考虑申请新西兰专利,我们的银杏提取技术不仅可以用在银杏,还可以用在Manuka 等其他新西兰植物,我们还打算做银杏叶系列产品。这些都有助于开辟新的产业链,增加就业机会。”

Beilla说:“新西兰创业移民政策对创业移民有过多的限制,例如移民局对雇人要求过于刻板,增加了创业成本。”

Bella说,移民局要求他们雇一个全职工,“可农业是季节性产业,不同季节需要不同人手。农忙季节我们一次用工就有20多人,远远高出一个人的雇人要求,可冬天没多少事干,也必须雇一个人。”

Bell还说,他们本可从中国购买相对便宜的烘干设备,但移民官建议他们尽可能在新西兰消费,他们的灌溉系统、起苗机、烘干设备都是在新西兰购买。

面对目前的处境,张先生夫妇十分感慨。Bella说:“好在找到百伦,百伦对移民政策的解读很认真、到位,实事求是处理问题,不像有些中介,先把客户的钱忽悠到手,收到钱后能办成事就办,办不成拉倒;或是盲目要求你满足移民局的要求,虚增利润,百伦确实是在为客户想办法。”

给银杏树苗浇水

 专家: 社会应关心创业移民

百伦移民留学公司总经理倪靖武先生就张先生夫妇的案子谈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倪靖武先生

倪先生说,就他了解,新西兰移民局认为创业移民政策是失败的,有心停止这个政策,只是还没有明说。他呼吁社会关心那些已处于创业过程中的移民,希望移民局对特殊案例应有特殊解决方案;同时,倪先生也呼吁移民顾问行业加强学习,对申请人抱有更负责的态度。

下面是倪先生的几点看法:

1 移民局是在对创业移民政策进行反思,我认为他们在反思的过程中,应该考虑那些已经在做创业移民项目的人士的具体情况,他们在这里投资、劳作、孩子在这里上学,可能已经从原居地连根拔起。改变对政策的执行可能会让这批人陷入生活困境,希望政界、商界和普通民众能注意到他们情况,对他们有相应的关心。
2 从政策角度上说,我认为移民官对创业移民政策的理解过于单一。原先在设定创业移民政策时,主要原则是建立的生意要对新西兰有利。可在执行过程中,“有利”的定义很单一,只是出口或创新或显著增长。而创新是个比较虚幻的东西,像农业的项目的创新,移民官自己可能对行业知识并没有完全掌握,没有考虑到申请个案的特殊性。 
3 就张先生夫妇的案子来说,原来的移民顾问可能给了申请人过于乐观的指引,而自身对政策细节了解的不是那么清楚。我安排了我公司最有经验的持牌移民顾问Courtney帮他们,到目前为止,Courtney帮他们落实了从“黑”转“白”的61A申请,能继续生意的临时工作签和第二个创业申请的前期准备。

申请创业移民,这是改变一生命运的大事,移民顾问不能靠拍脑袋给申请人建议。这个行当也需要加强学习、学习新东西。只有一步步深入了解申请人从事的行业,一步步给予谨慎指导,申请人才不会出错。

(所有银杏树农场照片均由Bella提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