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靖武访谈录】百伦公司为何能在新西兰留学市场占据高份额

商业移民 工作签证 常见问题解答 技术移民 新西兰留学 最新动态 来新西兰读中学 来新西兰读小学 来新西兰读本科 来新西兰读研究生
本文作者:新西兰历史上获得全国传媒大奖Qantas Media的唯一华人记者毛芃女士
文章转自新西兰《毛传媒》
百伦移民留学公司成立于25年前,是新西兰移民留学公司中的老字号。如今,百伦移民留学公司在奥克兰、基督城和中国上海都设有办公室。百伦公司留学、移民顾问阵容庞大,目前有约20位资深留学顾问,其中5位是持牌移民顾问。

百伦移民留学公司担任奥克兰大学的签约代理已有四年。仅仅三个年头,百伦就在奥大全球所有中介公司中,招生数量名列第一。

今年百伦的奥大招生业绩也不错,虽然目前暂时名列第二,但离第一名的成绩也是非常接近。中秋节前夕,奥克兰大学国际市场部经理Shane Ball 先生还给百伦团队送来了月饼。

奥大国际市场部经理Shane Ball (右二)给百伦留学顾问团队送月饼

为此,我采访了百伦移民留学公司总经理倪靖武先生。

倪靖武先生接受采访 (毛芃摄影)

免服务费:从移民到留学持续服务

记者: 百伦为奥克兰大学做招生代理,短短几年时间就取得数一数二的好成绩。请问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倪靖武:这有我们员工的努力,也有我们的服务优势。

百伦移民留学公司对中国大陆的学生提供免中介费留学服务,不仅是学校报名、出录取通知免中介费,就连学生签证的服务我们也是免费的。在中国大陆,一般留学中介都收服务费,价格在一到两万元人民币之间。

其实,大多数留学中介除了向学生收服务费,还能从学校那里得到劳务费用,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佣金。

我们有足够的生源,学校支付我们的劳务佣金部分已足以维持我们的营运,所以我们对学生就不收服务费了。

记者:你们的特色是单向收费,可以这么说吗?

倪靖武:有点像单向收费,但其实我们并没有额外向学校收取费用;学校方面因为我们提供的服务而减少了工作量,也减轻了人员开销。

良好、连贯的服务是我们百伦移民留学的另一特色。一开始,有学生和家长有误解,认为会不会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担心有其它隐形收费或因免费而没有后续的服务支持。

学生来到新西兰之后,可能会遇到很多问题,例如升学问题、课程选择、住宿问题和签证问题等。我们因为有一个强大的团队在支持,同学们对我们的服务还是比较满意的。

记者:就是说这个后续服务还是很重要的? 

倪靖武:对,除了后续服务,学生们看重的是我们有一个优质的持牌移民顾问团队。

要知道新西兰除了学生签证,所有签证都需要持牌移民顾问来处理。在中国大陆的留学中介中,有新西兰移民顾问资质的寥寥无几。他们送来的学生日后如有移民工签,配偶工签等需求时,这些公司是没法儿帮他们的。 而我们百伦公司有5名持牌移民顾问。

留学新西兰的一个很大优势是有工作签证和移民的机会,学生和家长也希望有持续服务能力的公司提供服务。

记者:别的中介都收服务费用,你们为什么不收呢?你们收的话,市场也能接受吧?

倪靖武:当然,如果能收中介费是挺好的,但我们考虑到学校付给我们的劳务费已经挺可观了,我们的学生数量已经达到一定规模,校方的支持足够我们运营,我们能不收中介费就不收了,这样可以减轻学生负担。

另外,100%免中介费模式能让我们在市场营销方面能同其他中介区分开来。学生知道我们不收中介费,全靠成功服务来维持业务。学生委托我们,我们就必须办成功,这样才能拿到校方给的报酬。所以,我们百伦公司比一般收费中介做得更用心。不像有的中介公司上来先收你一万块人民币,做不做得成再说。

时间一长,我们赢得学生的信任,他们的口口相传使得我们的招生数量越来越多。

记者: 你们给奥大做签约代理成绩名列前茅,这意味着你们每年要为奥大送多少学生呢?

倪靖武:我们每年送给他们的报名人数在200-300之间,最后缴费成为实际学生的人数略少于200。

记者:这些学生的生源大部分来自哪里?

倪靖武:中国大陆为主,还有一些来自香港、台湾,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也都有。

记者:大陆学生在地区分布上有什么特点?大中城市比较多吗? 

倪靖武:就新西兰留学来说,已没有大中城市的概念了。中国经济整体快速增长,几乎所有中产阶层都能支付起到新西兰留学的学费和生活费用。

另外,新西兰的国际教育经过在中国的多年推广,知名度很高,所以中小城市过来的学生挺多的。

记者:听说你们在中国设有办公室? 

倪靖武:我们在上海设立了一个办公室,这是我们在中国唯一指定的办公室,我们自己派员过去经营管理。

我们没有像其他公司那样选择同国内公司合作,或是在中国设立很多代理点。我们派自己的员工过去,好处是他们对新西兰很熟悉,对新西兰学校也有深入的研究,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在新西兰读完书或是移民后回去的。因为他们了解情况,因而能对申请人提供更可靠的建议和更好的服务。

记者:你们给奥大送的学生多选择哪些专业?其中原因是什么?

倪靖武:目前学生选择较多的是商科、IT或者是工程类别。

很多同学是考虑到将来的就业,觉得学商科、管理、市场营销、会计或者工程、IT的话,将来在新西兰找工作可能会容易些。

记者:除了给奥克兰大学做招生代理,你们还给哪些学校做中介?

倪靖武:我们代理所有新西兰的大、中、小学校;基本上你能叫得出名字的学校我们都代理;而且在我们代理的所有学校中,我们的招生人数排名几乎都是名列前茅。

记者:中介同中介很不同吗?

倪靖武:是的。 中介同中介其实很不同。

首先,不是所有留学中介都有大学代理权,很多中介是没有的。这样的中介也会很客气地向你推荐学校,但他可能没奥大的代理权或是没有奥塔哥大学的代理权。你明明能够读奥大,但因为他没代理权,他可能推荐一个二流学校给你。他可能会对你说奥大比较难录取、奥塔哥大学比较难毕业之类的话。不知不觉中,学生可能错失读更好学校的机会。

记者:在新西兰做留学中介,不需要有门槛么?

倪靖武:中介有两个门槛。首先,移民公司需要有持牌移民顾问处理移民签证,像我们公司有5个持牌移民顾问,这在行业中算是规模很大了,一般公司只有1到2个持牌顾问,许多国内大中介公司连一个持牌顾问都没有。从今年起,新西兰教育推广局会出台新政策,新西兰的留学中介至少得有一个持牌移民顾问才会被认可。

第二,中介要有学校代理权。有很多中介代理的学校很不全。他可能只签了几个私立学校或是少数公立学校,也是到处打广告、做营销,但提供的信息可能并不全面。他可能对你说有代理权,可转手就把你交给其他有代理权的中介去处理。当你遇到问题需要同学校沟通时,因为中间转了几道手,你不清楚你的申请会变成什么样子。

奥大国际部总经理来请百伦团队吃饭

记者:在申请留学过程中,中国学生或家长遇到的主要问题有哪些?

倪靖武:首先是对学生条件的评估。如中学阶段,有的学生对自己是偏文科还是偏理科不太清楚,如果找的顾问不很专业、对升学途径不很清晰,可能造成学生在选课方面出现偏差。等到日后毕业找工作,学生的性格和特长如果同他的专业不很匹配,找工作可能会出现困难。

有的学生在新西兰读中学后,可能要留学美国、英国或澳洲。如果选择的考试体系不合适,留学申请也会增加难度。

还有些学生在日常学习生活中,因为自觉性、自律性差而违反学校纪律、违反移民局签证条例。负责任的留学中介应经常督促学生改正缺点,提高学习的计划性和积极性, 帮助他们成长。然而市面上一些中介的做法则相反,他们会不断带学生出去玩、打游戏、吃饭。等出了问题,又会向他们收很贵的费用,帮他们解决所谓“疑难杂症”。 这样的中介,有的听起来很牛,但其实害人不浅,留学生要避免同这类中介打交道。

记者:学生通过你们入学后,你们的顾问团队还会跟踪学生在校的学习状况?

倪靖武:对的,我们会一直关注他们的情况。例如中小学生的成绩单、出勤率,申请大学学分够不够等等。我们不会等他们出了问题如签证被取消,出勤率不够才去帮他们。

坎特伯雷大学国际部团队拜访百伦公司,表彰他们的业绩

记者: 留学生毕业后想留在新西兰的比例有多高呢?  

倪靖武:从中国来的学生,我感觉有一大半都是想留下来的。也许真正想移民的比例没这么高,但至少百分之五十或六十以上的同学是想毕业后能在本地取得一些工作经验,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想留下来的。

我们的团队从留学到移民可持续给学生提供服务,欢迎大家来找我们探讨。

记者:现在中、小学生的留学申请人数多么? 

倪靖武:小留学生比往年增加很多。一方面是新西兰旅行开放后,很多华人过来旅游后很喜欢这里,就想把小孩送来留学。另外中国的就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很多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一个宽松的环境来接受教育。

新西兰的大学虽不是世界顶尖大学,但整体教学质量还是非常好的。新西兰八所大学排名最差的也是世界500强。

记者:从费用上来讲,新西兰留学的费用同在中国读书有多大差距?

倪靖武:如果读普通中学,新西兰一年的生活费和学费加起来是15万人民币,在中国读国际中学的话,开销也不止这个数。

如果读大学,一年的费用大约是20万人民币左右。

不过在新西兰,大学生每周可以打工20小时。留学生打工比例其实挺高的,我们办公室就有打工的留学生。

百伦团队

新留学政策解读

记者:今年8月政府公布了针对留学生的新政策,据说内容上比过去更宽松,是这样的吗?

倪靖武:是的,工党政府上台后一直说要收紧移民政策、收紧留学政策,大家都很紧张。不过政府政策的出台有个讨论过程,因为行业内反弹较大,出来的政策比原来确实更宽松。所以我们开玩笑说工党政府是刀子嘴豆腐心。

举例来说,原来在新西兰读本科可获得为期一年的开放式工作签证;找到与学历对口的工作后,可再申请一个两年的学习后工签。这个签证的难度在于你必须一年内找到与学历相关的工作,有些学生没办法在一年内达到这个目标。

而新政策一下给本科毕业生三年的开放式工签,这就给了学生更多时间和机会去找对口工作。

对于专科生,政府原计划是要取消工作签证。现在还是给了一年的开放式工签;如果你在奥克兰之外读专科,那还会再增加一年的开放式工签。

记者:现在的政策是不是只鼓励学生读高学历课程?

倪靖武:是的。不过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是新政策不影响已经在读的学生,没有追溯性;第二是就算读低学历,也还有机会,例如有一到两年的工签。

中国学生读专科的比例其实挺高的。有的专科程度并不很低,例如7级的幼儿教育,读完是可以成为注册幼儿教师的。很多幼儿教育毕业生一年内就找到了工作,找到幼教工作一样可以申请移民。

记者:记得原来的政策是必须有雇主做担保才能申请工作签证,新的规定不这样要求了吧?

倪靖武:对的。根据新的规定,国际学生毕业后拿到的工作签证是完全开放的,不需要同雇主绑定,学生暂时可以到任何地方打工,不必同学历挂钩,可以从事任何工作,但不能自雇、不能从事色情行业。

不过要是申请移民,你的工作就必须同学历和原来的工作经验挂钩,这样才能获得工作分数,具体的政策读者朋友可联系百伦移民留学的持牌顾问

百伦团队与ANZ银行联合举办移民留学政策分享会

记者:最后您对想留学的学生和家长说些什么?有何忠告吗?

倪靖武:我的忠告是,在选择留学中介时尽可能搜索一下官方资讯,找新西兰大学和Education NZ认可的中介公司。第二,在做移民咨询的时候,最好找有多个持牌顾问的移民公司。

与学校发生纠纷、例如费用、选课、成绩和出勤率有争议的时候,或者签证发生问题,要及早通过你的留学顾问或移民顾问来沟通解决,不要把事情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才去处理。

另外,留学生平时一定要对自己要求严格一些,不要让出勤不够和挂科很多的情况发生。如果有这种情况发生,要及早同学校沟通。不要轻信一些不靠谱的“牛人”的承诺。